<small id="jhy0zs"><font id="jhy0zs"></font><dt id="jhy0zs"></dt><thead id="jhy0zs"></thead></small><kbd id="jhy0zs"><b id="jhy0zs"></b><dir id="jhy0zs"></dir></kbd><legend id="jhy0zs"><style id="jhy0zs"></style></legend><strike id="jhy0zs"><small id="jhy0zs"></small><li id="jhy0zs"></li><ul id="jhy0zs"></ul><li id="jhy0zs"></li><code id="jhy0zs"></code></strike><i id="jhy0zs"><label id="jhy0zs"></label><noscript id="jhy0zs"></noscript></i>
                        1. 學理財 | 産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圖片新聞 >> 正文

                          出清加速讓市場更加健康

                          2018年11月16日 16:11:00 來源:城市金融報 出處:頂點財經

                            央行最新的數據顯示10月金融數據不及預期,而不及預期的原因很多,首先要確認的一個前提是,中國貨幣政策提供了足夠的流動性,利率水平也在明顯走低,並且理財新規對理財投資非標做了松動處理,已經不存在貨幣緊縮原因。在資金供給方面,銀行偏謹慎是一個原因,除了有風控等限制,表外資産進表內後受制于資本充足率等指標,銀行放貸能力受限。此外,相比于去年過高的表外融資規模,現在存量到期後增量大幅減少也是一個原因。

                            而企業融資意願也表現爲主動下降,即融資需求在萎縮。主動收縮融資源于市場需求在減少,此前以地方平台融資和地産業爲主要融資方,並成爲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現在這兩個部門的擴張受到限制,就會影響整個市場的需求下行。

                            10月的金融數據令一些市場預期趨向悲觀,並要求必須“做點什麽”去穩定經濟,就像過去十幾年一樣,任何一次經濟下行迹象剛剛呈現就立刻要求做出調控性反應。正是這種慣性的應激反應,使得中國經濟始終得不到調整,反而不斷累積債務,不利于結構調整以及提高效率。因此,現在不應該繼續病急亂投醫式的“增加貨幣供應”、加大需求側的刺激力度,而是先診治病因,對症下藥。

                            中國可不可以放開地方平台融資約束以及地産調控限制呢?在過去一些年,第一輪刺激導致了産能過剩與國企杠杆率過高的問題,第二輪則促成了地方隱性債務不斷膨脹,第三輪則是刺激家庭部門加杠杆,每一次都是以房價暴漲收尾,而且刺激所起的作用越來越短。當前,地方政府、國企以及家庭都很難繼續增加杠杆,但是它們提供了主要的需求,目前如果刺激民營企業加杠杆(提供廉價融資),由于缺乏足夠的需求,所以,也可能會帶來銀行系統壞賬大幅增加的風險。

                            在過去幾個月,一些市場觀點總是認爲防風險政策下的去杠杆措施導致了經濟下行。事實上,即使沒有這項政策,市場自身也會開始出現需求與信用同步“緊縮”。因爲中國家庭部門無法繼續支持地産泡沫,地方政府也沒有能力繼續增加杠杆用于投資,需求減少必然構成企業經營壓力,並導致大量企業可能虧損和破産。增加的風險也必然迫使金融機構收縮信用,或會陷入通縮。

                            當然,這只能是一個可能的趨勢,而非現實。現在中國經濟僅僅出現了一些“涼意”,但被“邏輯上的冬天”嚇壞了。今年上市公司三季報顯示,整體法下營收同比增長12%,淨利潤同比增長10%,這樣的業績在過去七年裏名列第二,扣除金融業、兩桶油後,業績也能排在第三名。因此,中國經濟整體上依然比較穩定,只是其中一些趨勢需要重點關注而已。

                            這一次,我們應該對症下藥。首先需要明確的是,中國經濟通過不斷刺激積累了很多無效的投資和産能,需要及時出清,沒有出清就不會有趨勢的好轉,如果僅僅爲了一時“穩定”而不要市場出清,其結果我們清清楚楚。因此,我們必須尊重市場規律,接受一定的經濟降速,實現優勝劣汰。其次,企業的主要困難不僅僅是融資,還有成本太高,包括持續上漲多年的原材料、人工等成本以及過高稅負、制度成本等等。因此,現在應該優先降低由國企控制的上遊商品價格以及由地方政府掌握的土地價格和稅率。

                            最終,我們需要真正落實競爭中立原則,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才能避免中國經濟生産效率下降的風險,通過公平的競爭提高企業競爭力,提升增長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