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理財 | 産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今日頭條 >> 正文

恒康醫療深陷泥潭卻閃電易手

2018年11月19日 16:18:00 來源:投資者網 出處:頂點財經

  曆經大舉並購、借貸糾紛和股權凍結後,恒康醫療原實控人阙文彬終因債務纏身將公司轉讓,籌劃已久的並購資産近期也會一並拱手相讓。11月8日晚間,恒康醫療宣布終止收購馬鞍山醫院,新實控人張玉富將重新收購。

  這則看似利空的消息引來了二級市場的狂歡。公告次日,恒康醫療以漲停報收,此後多日飄紅。資本市場顯然是對恒康醫療新實控人張玉富充滿期待。公開資料顯示,接盤人張玉富是一位隱形富豪,中元融通是其主要的資本運作平台,該公司總資産約160億元。交易完成後,張玉富將擁有橫跨金融、地産、石油石化、大健康等多領域的龐大資産。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下一步擺在張玉富面前的是全年預虧損14億元、債台高築、糾紛不斷的恒康醫療將何去何從的問題。

  恒康醫療6月29日複牌後曾遭遇連續7個一字跌停。截至11月16日已累計下跌近七成,市值相比複盤日的196.6億元已經蒸發掉近120億元。值得一提的是,複盤當日,恒康醫療二股東四川産業振興基金宣布將在6個月內減持套現離場,合計減持不超過3730.47萬股。

  收購曆經波折終流産

  恒康醫療收購馬鞍山醫院的計劃源于去年10月30日,當日恒康醫療以重大事項停牌。停牌長達8個月之後,公司才披露公告,擬用現金購買馬鞍山醫院93.52%的股權,協議交易價格爲9億元,但在當時該醫院賬面價值僅爲1.62億元,交易增值逾4倍。

  這筆高溢價收購發布後遭到了監管層的諸多逼問,深交所對此次重組股權問題、資金來源以及標的公司估值等問題提出質疑。恒康醫療卻先後8次延期回複,給出的理由一以貫之爲“標的公司曆史沿革複雜,股權持有人衆多,涉及核查、確認事項衆多”。

  11月6日,忍無可忍的深交所向恒康醫療下達最後通牒,並明令了回複的截至日期。11月8日晚間,恒康醫療在回複問詢函的同時,也宣布這次收購終止。恒康醫療宣稱,因宏觀經濟形勢等不利因素影響,且目前公司負債較多,融資情況不達預期,決定終止本次馬鞍山醫院的收購。按照約定,馬鞍山醫院股東將不予退還公司支付的2000萬元誠意金。

  從披露情況來看,恒康醫療似乎早有結束重組的意願。此前爲何延期半年不予回複,其中是否另有隱情?公司近年淨利潤不斷下降,在此背景下爲何還堅持溢價收購?因多筆收購帶來的債務問題公司要如何解決?11月12日,記者就上述問題致電恒康醫療並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仍未收到任何回複。

  神秘富豪接手

  10月6日,阙文彬與張玉富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張玉富擬以償債獲股的方式受讓阙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7.94億股股份,占公司股本總額的42.57%。除接手公司之外,張玉富還向恒康醫療提供借款。10月16日,恒康醫療公告稱,已經收到張玉富的8000萬元借款,這意味著阙文彬與張玉富簽訂協議已經生效。

  公開資料顯示,張玉富持有的主要資産爲中元融通投資有限公司。中元融通成立于2010年9月,先後並購了大連國貿中心大廈有限公司、中海石化(營口)有限公司、遼甯泰宸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等27家總資産約160億元的多元化企業。

  而更加讓資本市場想入非非的是,新實控人的未來資産。據中元融通官網信息,目前集團的幾個主體公司的總投資已達150億元,2~3年整個工程完工,屆時總資産約500億元。

  有行業分析師指出,新實控人重新收購馬鞍山醫院,這也預示著後者的股權最終將被並入恒康醫療中,屆時將爲其奠定國內醫院醫療服務的龍頭地位。

  公開資料顯示,馬鞍山醫院始建于1938年4月,現有職工1667人,由原馬鋼醫院整體改制而成,現爲皖南醫學院附屬醫院,蚌埠醫學院和南京醫科大學臨床學院,系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交易仍存在不確定性。此前雙方約定股權轉讓以償債獲股形式進行,但由于阙文彬的債務危機爆發,股份幾乎全部質押,其所持有的恒康醫療股份仍處于多家法院凍結狀態。

26

  並購頑疾病入膏肓

  進軍大健康領域之前,張玉富不得不先解決阙文彬遺留下的棘手難題。10月24日晚間,恒康醫療公布了2018年三季度業績,公司前三季度淨利潤虧損3.86億元,同比大減253.49%,扣非淨利潤大減262.35%。不僅如此,恒康醫療還預計2018年度淨利潤虧損10億元~14億元。

  讓恒康醫療深陷泥淖的正是其賴以生存的並購戰略。財報顯示,公司近年先後並購了泗陽醫院、蘭考醫院、澳大利亞PRP公司,受國內資金市場供求狀況和公司控股股東股份凍結的影響,融資成本較高,大幅沖減以上收購項目整體業績。

  《投資者報》梳理發現,2012年至今,恒康醫療共計發起逾20次收購,並購總額超過35億元。這使公司面臨不小的償債壓力。三季報顯示,公司短期借款高達26.5億元,而公司的貨幣資金僅爲3.16億元。從反映償債能力最常用的指標速動比率看,恒康醫療約爲0.57,償債能力較差,這意味著張玉富不得不用自有資産補貼恒康醫療的巨額債務。

  同樣令人诟病的還有公司管理模式的問題,三季報顯示,恒康醫療在銷售費用、管理費用方面的增幅分別高達134.53%、110.70%,而公司研發費用則銳減超七成。不僅如此,天眼查信息顯示,該公司周邊風險多達338條。梳理發現,恒康醫療及其子公司此前還曾因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民間借貸等多次被起訴。2016年至2018年期間,恒康醫療投資的瓦房店第三醫院、盱眙恒山中醫醫院、四川恒康源藥業,發生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民間借貸糾紛累計17次。